2020年终总结

Posted by 111qqz on Sunday, January 3, 2021

TOC

本来不知道写什么所以不打算写了,不过后来觉得可以把今年做的一些重大的决定写出来,把当时的分析和想法记录下来。这样若干年后再回看,就能找到,是哪些明智或愚蠢的决定,对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

职业选择

在商汤待了1234天之后,还是离开了这个一毕业就在地方。新的岗位完全远离了cv方向,主要和推荐相关了。

在换工作方面其实一直特别迷茫,迷茫在我不知道我在商汤的岗位是在做什么。想起19年的时候,猎头都是先默认我是做cv算法的。当得知我虽然不是做算法研究的,就没兴趣聊了2333. 或者有些猎头会觉得,既然不是做算法研究的那就是做工程的了,那对后端一定很熟悉吧? 我觉得这个也和行业内重刷点,轻落地的氛围有很大关系。

这个氛围感觉2020年有了很大好转,有很多拿着“算法工程”的岗位jd的猎头出现,聊起来都是说,客户暂时不需要能训模型的人,比较急需做算法工程的同学。这个时候就感觉,我做的内容终于配有一个岗位名字了2333. 也感觉到市场上对岗位的需求比之前旺盛了很多。

这里想起了一件趣事。一个关系比较好的猎头和我吐槽给b站招算法工程的人,找了好久也找不到合适的。然后看了下要求。。是在算法工程领域有五年以上经验。。。 我就拉着猎头小姐姐算了一下,2020年的五年前是2015年。 15年那个时候,大部分公司可能还没有组建算法团队,甚至后面还要经历过几年疯狂的刷点比拼。。。 甚至cv落地里面非常重要的TensorRT的前身GIE都还没有公布出来。。。

虽然感觉市场需求开始旺盛了。。但是基本没有考虑再去一个cv公司,只是用某友商练了个手。 原因是我觉得,这些公司有的和商汤半斤八两,有的还不如商汤。尤其是从规模和抗风险能力上。商汤遇到的问题在这些公司上可能都会有(除了盘子太大以至于太烧钱)。

出来面了一圈非cv创业公司发现,面试的岗位真的是奇奇怪怪,做什么的都有。有推我去做算子优化的(类似优化矩乘),有推我去做k8s服务调度的,稍显正常的其实就是做移动端推理框架和机器学习平台的了。被推到各种岗位其实不是什么好事,因为这说明没有什么岗位是完全匹配的。我觉得这主要是因为商汤的to B属性,和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栈其实是有区别的。次要原因可能就是,cv在小的创业公司需求旺盛,但是在互联网公司好像真的有些鸡肋。面了一圈,只有一个做超市购物结算的美帝公司和某个友商面试问过我和cv相关的问题。

其实本来倾向于去字节的。。花了半年时间刷了700 leetcode。 可惜最初投的部门面试体验比较差,后面又约了另一个部门。。感觉完全不匹配。。。我再也不相信字节hr所谓的“很match”了。。。 之后先前面的鹅厂一直就在催答复。。感觉包裹也算有诚意。。做的事情也算比较理想。。。向朋友们打听了一圈。。给的评价都还可以。。。 尤其是被frog学姐强推。。就接了offer。。。 接了之后又被字节三个不同的部门捞了一遍。。。其中一个部门的hr说。。部门老大看了我的面评一定要聊一下。。。 那似乎面评中没有什么很糟糕的部分。。算是比较欣慰吧。。 有缘再见。

其他

毕业两年半,厉害的同学已经年薪百万了orz

虽然说当年读CS的时候就业还是红牌,也不是为了钱。但是财务上相对自由才能有更大的自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。 所以还是挺羡慕

2021,希望自己变得更强!